新的一年辞去了原有的工作,不再去教高三的美术生了。教高考的美术生有一点让我对艺术教育失去了信心,有一些东西我没法继续下去,那就是画画的统一标准与极强的应试目的。被从上面要求这样教画画让我有很大的抵触心理,我深知画画这样教是不可取的,但是我没有办法,似乎这成了一种行业的规则。我眼看着一些有才气的学生被慢慢的磨去了灵性,越画越死板,越没有生命力,也看着一些基础不错的学生在套路训练下画的越来越概念。我试着救起他们,但无奈势单力薄,所以我选择退出。新的一年我将教低龄学员画画,没有所谓考试的条条框框,我想我可以真正的教他们如何画画,如何去观察世界,如何感受一草一木。希望新的一年有一个好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