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边的小豆豆》这本书是爱人送给我的礼物,爱人在读小学的时候就读过这本书了,而我却在研究生毕业后才读。不过万幸的是,我没有错过这本书,不然,单单从书名上,是很难吸引我的。这本书主要讲了作者黑柳彻子小时候因为是老师眼中的“坏孩子”而被迫转学到巴学园后,经历的一件件对她影响深远的往事。巴学园的创始人小林先生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他所创立的巴学园我觉得才是真正的学校,真正可以培养出优秀学生的地方。这本书是由一段段回忆的故事组成的,读这些故事让我深深体会到作为一个老师的责任与苦心。
xiaodoudou.jpg

说来我几乎一直都在做和教育相关的工作,现在也是一名美术老师了。其实我自己在学生时代也遇到了许许多多优秀的老师,他们无论在知识传授上还是品格培养上都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些年来,每每我当助教或者担任专业老师,都努力去教给学生我认为有用的东西。这些年来,我也对自己的受教育历程和教学方法进行过反思,反思在这二十多年的受教育期间,哪些是有益的,哪些是有害的,哪些是在我教学的时候可以改进的,哪些是我在教学的时候应该避免的。近些年来,我对于教育的认识也慢慢从知识传授这样简单的方式慢慢转变为品格的培养这样的方向上来。一是我觉得现代社会如果想要获取专业知识是一件十分便利的事,二是我觉得教育的目的不仅仅在于知识传递,更重要的是作为老师对学生品格的影响与意识的引导,在读了这本书以后,我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

作为美术专业出身的人,从学习简单的涂涂画画到进入专业的美院学习专业的艺术再到教授美术课程,我一直有着自己的观念与原则,那就是作为教育的美术应该把学生培养成有敏锐感受力与独特个性的人,而并非某种有专业画画技能的人。我十分抵触目的性极强且工厂式的美术教育,我觉得我很难说服自己去这样教授画画,因为从我的角度来看,这不是善良之举,我的良心会受到谴责。想起前几天看到的一篇文章《耶鲁之为耶鲁:通识教育的作用--读理查德.莱文的<大学的工作>》,作者为复旦大学教授孙向晨。文章是读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莱文的《大学的工作》一书的感想,其中强调了通识教育的作用与重要性。我发现莱文的观点与小林先生有许多相似之处,具体到我所从事的美术教育上,也有极大的借鉴意义。

在多年的教学过程中,我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学生,让我感到最悲伤的是莫过于许多年纪很小的学生在想象力最为丰富的年龄却没有一点想象力与自信心。很多学生畏首畏脚,不敢去尝试新的东西,不敢去画自己没画过的东西,对身边的事物失去好奇心与探索的欲望。并且这种副作用一直持续到大学,甚至会是一生。我不知道自己通过努力会不会在美术课堂上让这些孩子找回原本的样子,但至少我觉得美术教育应该多一些美术之外的东西。

下面我摘录了两段《窗边的小豆豆》中的文字

“过于依赖文字和语言的现代教育,恐怕会使孩子使用心去感受自然、倾听神灵之声、触摸灵感的能力渐渐衰退吧?”
“‘绿蛙落古池,寂寂闻水声’......看到青蛙跳到池水中的,肯定不止松尾芭蕉一人。看到沸腾的水顶起铁壶盖,苹果落地的也一定不止瓦特和牛顿。”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有眼睛却发现不了美,有耳朵却不会欣赏音乐,有心灵却无法理解什么是真。不会动,也不会充满激情......”

“无论哪个孩子,当他出世的时候,都具有优良的品质。在他成长的过程中,会受到很多影响,有来自周围环境的影响,也有来自成年人的影响,这些优良的品质可能会受到损害。所以,我们要早早地发现这些‘优良的品质’,并让他们发扬光大,把孩子培养成富有个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