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5日去全山石艺术中心观看了柯尔尼留·巴巴的个展。这是我第一次观看他的原作。最早知道这位艺术家是在一本年代久远的画册上看到的几张素描。那本书是我爷爷从路边的旧书摊买来的,一本正方形的,深蓝色皮的,好像叫《外国素描参考资料》,书的第一页还是毛主席的教导,体现了那个年代的书的一种别样特质。书很旧,里面的一些书页好像被蜡油浸泡过,呈现出一种红色,好像是在烛光下被阅读过,不小心蜡烛倒下了,浸染了书页,我想这真是一位热爱艺术的人,点着蜡烛也要看这本书。里面我记得有一张巴巴的素描,令我印象深刻,应该是《疯王》系列的创作草稿,那双瞪圆的眼睛以及诡异的光线让我觉得就是在看希区柯克的电影。那时家里没有互联网,图书资料也有限,也就没有再去关注他的作品。一晃十几年,再一次见到巴巴的作品没想到竟是如此大规模的展览了。
外国素描参考资料.jpg

展览中的作品有的我很喜欢,有的则觉得一般。从时间来讲,我觉得巴巴晚期的作品我更喜欢,而早期作品,我则不太喜欢。也许岁月给了艺术家阅历的沉淀,让他的作品变得深沉而成熟。有一些是他的自画像,但是我觉得自画像没有他笔下的那些女肖像画的好,他笔下的女肖像传达着一种深沉的美,我觉得他对模特内心的捕捉十分到位。而自画像相比较起来却没有这种感觉,我想巴巴可能还是不够了解自己的内心,透过镜子并不能看清眼前的这个人。
baba4.jpg
baba.jpg
baba3.jpeg

《疯王》系列我也很喜欢,很有戏剧性,就像当年看到那张素描一样,这个系列的画让我感觉有一种叙事感,简简单单一个形象,背后却有一部电影那么长的故事。
baba5.jpeg

还有群像系列,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系列,也是他比较晚年的作品,作品中透露出一种伟大与怜悯之情,深深的打动了我。其中一幅《圣殇》我站在这幅画的面前看了好久好久,心中被激起层层涟漪,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感动到快要流下眼泪。我反反复复看着这幅画,看得时间越长,那种感动就越强烈,以至于我的心跳开始加快,身体微微的开始颤抖。
圣殇 巴巴.jpeg

展览里还有我们熟知的一些作品,比如《炼钢工人》、《棋手》等等,但是我对这些画并没有什么太多感觉,并不能打动我。

我觉得伟大的艺术作品最终都会让人感动到流泪,也许开始会有其他的感觉,但最终一定会让人声泪俱下。伟大的艺术家一定会有悲天悯人的情怀与善良的本性,也只有这样,他的作品里才会蕴含触及人类心底最柔弱部分的基因。

(展览作品是不允许拍照的,因此所有图片来自互联网)